Top
首页 > 健康 > 陕西医讯 > 正文

不远万里 不问归期

陕西医讯 华商网 2020-04-28 16:18:59
[摘要]毛嘉玥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血管外科的护士,2020年2月7日,她随西安交大一附院支援武汉国家医疗队出征,工作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八病区,从事新冠病人的护理工作。在开始两天的穿脱隔离衣培训中,她发现虽然在来武汉前已经剪短了头发,但额头、鬓角还是会有些碎发在不经意间露出来。为了确保安全,更好的开展工作,在进病区的前一天,她决定剃成光头,不为剃发明志,只希望可以缩短穿隔离衣和整理的时间,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在病人身上,也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。

  姓名:毛嘉玥

  性别:

  所在医院: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血管外科护士

  疫情期间所在医院: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八病区

不远万里 不问归期

  毛嘉玥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血管外科的护士,2020年2月7日,她随西安交大一附院支援武汉国家医疗队出征,工作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八病区,从事新冠病人的护理工作。

  在开始两天的穿脱隔离衣培训中,她发现虽然在来武汉前已经剪短了头发,但额头、鬓角还是会有些碎发在不经意间露出来。为了确保安全,更好的开展工作,在进病区的前一天,她决定剃成光头,不为剃发明志,只希望可以缩短穿隔离衣和整理的时间,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在病人身上,也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。

图片6.png

  第一次进病区的时候,护目镜紧紧的压在眉骨和鼻梁上,压的她头痛,喘不过气,只能小口小口的用嘴呼吸。半个小时不到,护目镜起了雾。有一次,她在病房见到一位短发的病人,身形也比较健壮,就说叔叔你好,病人哭笑不得的说,我是女的阿,她急忙道歉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看不清楚。”病人很理解的说:“能理解,你看你眼睛上的雾,我都看不见你眼睛啦,你们的眼睛一定很美,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天使啊。”

图片5.png

  当时她鼻头一酸,眼睛也湿润了,她跟那位阿姨交代了测量体温的事就赶紧退出病房。站在门口缓和了一下情绪再重新进去,这种时候她不能哭,不然护目镜起雾更严重,就没有办法工作,也没办法为他们服务了。

  在她照顾过的病人中,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,因为脑瘤的压迫有些精神失常。时而安静,时而大喊大叫,踢打嘶咬。毛嘉玥从小是被奶奶带大的,在疫区常常非常思想她,对眼前这位老奶奶,也格外用心,喂晚饭的时候,她说,“奶奶,咱们乖乖的吃饭,身体好了,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是不是呀?”奶奶静静地点点头,毛嘉玥给她喂一口鸡蛋羹就对她说一句,“真棒,再来一口”。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吃完了一碗鸡蛋羹。担心她营养不够,毛嘉玥又给她拿了两块蛋糕,她开始拼命摇头,大喊着要回家。毛嘉玥只能先和她聊天,问她,“家里还有谁呀,有没有孙子?你好好吃饭是不是就可以早早回去看孙子啦。”她渐渐安静下来,吃着蛋糕的时候突然看着毛嘉玥说了一句:“你应该和我孙子一样大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图片3.png

 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,护目镜起了薄薄的雾,她哽咽着说,“你好好养病,你好了我们一起回家,好吗?”奶奶安静的点了点头。

  回到阎良,毛嘉玥回忆起在武汉的日子,她说,在八病区的时候,从来没有过护患矛盾,即使你去给病人测个体温,他们一定会由衷的说一句,“谢谢你”。走在路上,武汉市民看到她们的发型,也会心照不宣的问一句,“你们从哪里来?谢谢你们来帮我们。”回首两个月的时光,比付出更多的是收获,比忧虑更多的是感动。

编辑:熊玲

相关热词搜索: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 血管外科

上一篇:​做个医疗队的开心果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