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首页 > 健康 > 陕西医讯 > 正文

战斗到最后一刻

陕西医讯 华商网 2020-04-28 16:23:22
[摘要]魏麟璎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全科医学科的护师,2020年2月7日,她随西安交大一附院支援武汉国家医疗队出征,工作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八病区,从事新冠病人的护理工作。回忆起刚到武汉的那天,天阴阴的,一路上看不到一辆车,一个行人,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。初到病区,她对于如何做好防护的同时又能让护目镜不起雾这样的小细节,还没有什么经验,有时候一整晚下来什么都看不清,忍受着防护服里的窒息与闷热的同时,靠摸索照顾病人的她心中充满焦虑。

  姓名:魏麟璎

  性别:

  所在医院: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全科医学科护师

  疫情期间所在医院: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八病区

战斗到最后一刻

  魏麟璎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全科医学科的护师,2020年2月7日,她随西安交大一附院支援武汉国家医疗队出征,工作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八病区,从事新冠病人的护理工作。

  回忆起刚到武汉的那天,天阴阴的,一路上看不到一辆车,一个行人,空气里弥漫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。初到病区,她对于如何做好防护的同时又能让护目镜不起雾这样的小细节,还没有什么经验,有时候一整晚下来什么都看不清,忍受着防护服里的窒息与闷热的同时,靠摸索照顾病人的她心中充满焦虑。

  几天之后,一个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病人突然对我说:“你们都是西安来的团队,你们这个团队真的很团结,条理性也非常强,你们来了真好”。那是我第一次和病人说话,看着他眼中闪烁的信任,我的心中,仿佛第一次出现了一道划开乌云的光。

图片3.png

  慢慢的,魏麟璎适应了在武汉的工作,而这里的病人也逐渐从压抑和绝望中重拾了希望……她照顾过这样一位病人,由于颅内占位,生活不能自理。有一天,到了该喂药的时间,但却怎么都叫不醒她,魏麟璎很担心,正焦急着,忽然灵机一动,在她耳边对她说:“阿姨,您看,药一吃,咱的病就能快快好起来了,就可以回家见儿子了,是吗?”听了这句话,她的眼睛果然动了动,勉强睁了一个小缝,点头示意,然后喝下了药……那天夜里,一起上班的老师告诉她,刚刚看到阿姨哭了。魏麟璎心中一惊,立刻拿着病区手机进了病房,问阿姨,“您是想儿子了吗?”阿姨眼里噙着泪水点点头。在征得家属同意后,她们为阿姨和儿子连上了视频。视频过程中,阿姨不敢睁眼看他,只是点头,那头的儿子也时不时擦去眼中的泪水。在一旁的魏麟璎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却深深为他们动容!哪个子女不希望可以时时刻刻在父母床前尽孝?又有哪个父母不牵挂着自己的孩子?相比较我们离家千里来说,这种同处一地,却不能相见的痛苦更是一种煎熬!那一刻,她说,她忽然明白了武汉人民的伟大……

图片1.png

  回来前,魏麟璎每天也会收到很多微信、电话问,“回来了没有?什么时候回来?”。她们作为最后离开的援湖北医疗团队,虽然羡慕战友们已踏上归途与家人团聚,但更清楚此时自己的责任和使命。

编辑:熊玲

相关热词搜索: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 全科医学科

上一篇:不远万里 不问归期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